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世界三大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

华语影坛 时间:2018-07-11 编辑:诚信在线娱乐 浏览:
娱乐观是腾讯娱乐倾力打造的深度娱乐栏目,为您揭示娱乐圈幕后规则,解读行业趋势动向,提供不一样的角度和观点,让您真正了解娱乐圈。世界观、人生观、娱乐观。

人人都在喊“华语电影不行了”

   第36届多伦多电影节本周就要闭幕了,这让华语影人多少会有点舍不得。

   这个出身草根,且不设任何专家评委大奖的电影节,近年来愈来愈受华语电影人重视,在今年更是达到巅峰状态。包括《王的盛宴》、《一九四二》、《危险关系》、《大上海》等多部华语电影片方扎堆团游。究其根本,首先就是华语电影今年在世界三大电影节(柏林、戛纳、威尼斯)不受重视,尤其是历来以拉拢姿态对待华语片的威尼斯电影节今年“变脸”,需要在国际舞台露脸的华语电影人自然选择了多伦多。

世界三大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

成龙、章子怡等都现身多伦多电影节。华语片在这的热闹和在三大影展上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

   “华语电影折戟沉沙”、“华语电影惨遭淘汰”…这个话题从年初柏林《白鹿原》的落败说到戛纳和威尼斯华语片无一入围主竞赛单元。2012年没有成为世界末日,倒像是是华语电影的末日,主竞赛单元被剃光头的话题几乎缠绕着所有华语媒体,成了报道方针。确实,时钟拨回一年前,第68届威尼斯电影节上,主竞赛单元有《桃姐》、《夺命金》、《赛德克·巴莱》、《人山人海》四片入围,最终一个影后、一个最佳导演两座银狮大奖热闹非常。今年的威尼斯,星与影依旧,“不见华语片,泪湿春衫袖”,起初的悲壮与遗憾渐渐发展成了愤怒。

   对于华语片来说,“世界三大”慢慢有点变味了。

华语片曾经风光并非靠“干爹”

世界三大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

马克的这一动作可见其对华语影人的厚爱

  我们不应该象某制片人一样张口就说“欧洲三大比不上一个奥斯卡”,显然欧洲电影节的大门没有象奥斯卡一样对中国电影冰冷无情,但近10年的华语片战绩仍然可圈可点,而那些曾经挥动金棕榈、拥抱金熊、亲吻金狮的影片至少都是当年华语片中的佼佼者。

得不得奖真不是哪一个人说了就能算的

  欧洲三大电影节中,戛纳电影节影响力最大,艺术成就最高是威尼斯,柏林的特色是政治性最强,虽然三者各有特色,但是评奖章程却都是差不多,评审团决定一切,跟隔着一个大洋的奥斯卡完全不同。在威尼斯电影节开始之前,就有不少言论认为少了“亲华派”马克·穆勒,华语片一定会受到打压。威尼斯电影节前主席马克·穆勒虽然有推动影片入围的因素,但奖项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评审团才有最终话事权,就像李安2007年的《色戒》拿下金狮曾经说过,“马克·穆勒对于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但是华语片能够夺得荣耀也不是他一厢情愿就能做主的,还要靠华语片自己过硬才行。”

世界三大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

有意大利记者也为本土影片鸣不平

  再来看评审团的因素,毕竟不比奥运会,还可以举国“金牌体制”,电影艺术成就如果简单量化的话,对艺术家来说,就算是产业最发达的美国电影也拿三大电影节没办法。

[评审说]评选结果和是哪个国家的电影无关

  戛纳电影节评审团成员美国导演亚历山大·佩恩被质问“你们美国带了7部电影过来,一个奖都没有拿回去,你回去怎么交代?”他的回答好无奈:“对电影节来说,评选结果和选择哪个国家的电影无关,对故事的描绘才更重要。”而到了威尼斯,有意大利记者为本土影片《沉睡的美人》鸣不平,发问评审团中的意大利导演马提欧,结果被主席迈克尔·曼一句话堵了回去“不要问这种关于单个国家单个电影的问题”。

  是啊,在这样一个平台上不停的为自己国家的电影叨逼叨(还不见得有道理)是有多么的不合时宜。

入围看运气 今年没奖也挺正常

   没有办法解释评审团的口味,去年索菲亚·科波拉的《在某处》白捡了一枚金狮,媒体风起云涌的批判主席昆汀·塔伦蒂诺假公济私偏袒前情人,又能如何?今年最冤枉的绝对不是三人拿了两个大奖的《大师》,而是气度庄严、兼备卖相和奖相的意大利本土电影《沉睡的美人》,无论题材还是拍摄或是表演都是无比端正的好电影,却只落得跟另外一部电影双拼了个最佳新人奖的份儿,不也就这么着了?

   《图雅的婚事》当年拿到了柏林最高荣誉——金熊奖,恐怕都不如出自同一个导演、在柏林颗粒无收的《白鹿原》。

看看美国和韩国,别动不动就拿国家说事

   如果非要拿国家说事,为什么想象力卓绝的《神圣车行》在今年戛纳一无所获?法国人要不要闹?为什么多达7部的最强大“美国电影代表队”竟空手而归?美国人要不要闹?为什么被影展器重的韩国电影至今依然在欧洲三大未曾斩获最高荣誉?韩国报纸是不是天天应该闹切腹?

[评审说]入围电影节就是看运气

世界三大电影节华语片颗粒无收

威尼斯评委陈可辛:华语电影不需民族主义

   但今年确实太冷清。没有哪一年像今年一样,中国电影接二连三地被戛纳、柏林、威尼斯三大电影节同时拒之门外,戛纳的主竞赛单元华语片也剃了光头。上周去威尼斯的华语片虽少,但中国的记者真是一点不少。为了这么多中国媒体众口一词的质问“为什么华语片没有入围主竞赛单元”,新上任的电影节主席巴尔贝拉特意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澄清了几点:第一,他对中国电影没有偏见。第二,主竞赛单元之外的华语片水平很高,第三,明年一定会有华语片入围。会议气氛很好,但还是未能解决终极疑问,另外明年一定会有华语片入围吗?这个包票也打的太满。

   还是评委陈可辛的话相对靠谱,“入围电影节就是看运气”,至于所谓媒体上的群情激愤,陈可辛的评价更加直率“我觉得他们就是不懂,非要把一个电影节搞成民族主义”。

所以别一拿不到奖就骂“裁判”

   很多人其实并不太明白去戛纳/威尼斯的电影并不代表进入竞赛单元,比如当年的《武侠》,去年的《白蛇传说》以及今年的《太极》,他们来戛纳、威尼斯或柏林花枝招展的走一趟,卖片是唯一的意义,尤其是戛纳电影市场历史悠久,成交规模喜人,基本上不会空手而归,这样说来戛纳的“秀”是有意义的。

   但是由于威尼斯电影节今年才有电影市场,观望试水的成分更大,许多华语片担心收不回差旅成本就选择了不来宣传,这就造成了华语电影今年看上去就没有往年那么热闹,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了卖片,也没有竞赛片,自然就会产生“华语片全面破败”的萧条感。

一部电影无法代表国家电影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