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网站广告联系:QQ3043785228代做排名见效付费

民国头号性情中人:曾因酒醉鞭名马 生怕情多累美人

性情 时间:2018-07-16 编辑:斗牛娱乐 浏览:
在民国文坛,性格偏激、激烈的人有不少,但大多能自我控制,不至于毁掉事业和生命,唯独郁达夫,好像生来就是为了毁灭的,毁灭别人,也毁灭自己。郁达夫的性格是

民国文坛,性格偏激、激烈的人有不少,但大多能自我控制,不至于毁掉事业和生命,唯独郁达夫,好像生来就是为了毁灭的,毁灭别人,也毁灭自己。

郁达夫的性格是典型的浪荡才子型,孤独、敏感、颓废,愤世嫉俗又放荡不羁,他曾写过两句诗:“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也是他复杂性格的写照。

民国头号性情中人:曾因酒醉鞭名马 生怕情多累美人

梁实秋曾跟他有过交往,很为他的生活方式感到震惊,在《清华八年》一文中写道:“我有一次暑中送母亲回杭州,路过上海,到了哈同路民厚南里,见到郭(沫若)、郁(达夫)、成(仿吾)几位,我惊讶的不是他们生活的清苦,而是他们生活的颓废,尤以郁为最。他们引我从四马路的一端,吃大碗的黄酒,一直吃到另一端,在大世界追野鸡,在堂子里打茶围,这一切对于一个清华学生是够恐怖的。”

郁达夫曾经和郭沫若一起创办《创造》杂志,但销量不是很好,两人很伤心,就结伴去酒店喝酒,边喝边骂,别的顾客都受不了了,老板就过来劝他们俩。郁达夫不但不听,还把老板和顾客们都当成了听众,现场发表起演讲。老板实在受不了了,就免了他们的单,还额外送了他们一瓶酒,让他们赶紧离开。

两人走在大街上,看着时不时呼啸而过的汽车,又开始大骂。郁达夫借着酒劲儿,还冲到马路中间,用手指着汽车大骂:“你们这些资本家没一个好东西,我要枪毙你们!”

还有一次,郁达夫请朋友吃饭,吃完后,小二过来结账,郁达夫脱下鞋,从鞋底抽出几张钞票,递给小二,小二愣了半天,才捏着鼻子接了过去。

朋友们很奇怪,就问他:“你身上也有口袋,干吗要把钱藏在鞋里?”

郁达夫说:“它们以前一直压迫我,我现在也要压迫它们!”说完哈哈大笑,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

通过这几件事,基本可以了解郁达夫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或许对他来说,生命就是用来折腾的,就是用来燃烧的,至于燃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他根本就懒得去想。

民国头号性情中人:曾因酒醉鞭名马 生怕情多累美人

郁达夫嗜酒如命,有一次还差点因为喝酒闯出大祸。

有一次,朋友在上海请客,郁达夫也是座上宾。在座的人都知道他是大作家,为了表达敬仰之情,就不停地向他敬酒。而郁达夫也是豪爽之人,来者不拒,杯杯不落空,最后喝得酩酊大醉。

朋友见他喝醉了,就要找车送他回去,可他死活不让人送,非要自己走回去。朋友拗不过他,还要招呼别的客人,就让他一个人走了。

郁达夫走在大街上,深一脚浅一脚,东倒西歪,还边走边唱,边唱边骂,结果把查夜的巡警给招来了。巡警一看,这个醉鬼大半夜的不回家,还大呼小叫,肯定是个不安定分子,就二话不说,把他带回了巡捕房。

第二天,郁达夫醒过来,一看自己怎么在巡捕房里?突然一下子吓醒了,因为他是左翼联盟的重要分子,属于国民党黑名单上的人,只要被抓到了证据,枪毙都是有可能的,郁达夫冷汗一下子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巡捕过来叫他去录口供,郁达夫心惊胆战地到了审讯室。万幸的是,巡捕其实只是把他当作普通的醉鬼,狠狠地训了他一顿,郁达夫侥幸逃过一劫,自然不敢再逞强,连忙点头认错,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

郁达夫性情豪爽,热衷于请客吃饭,当时还出现了一个成语——“达夫赏饭”,在文人圈里流传极广。鲁迅也经常是座上客,那首著名的《自嘲》就是在郁达夫的饭局上产生的。

民国头号性情中人:曾因酒醉鞭名马 生怕情多累美人

那是1932年10月,郁达夫的哥哥郁华从北京调任上海法院,郁达夫为了尽地主之谊,就张罗了一桌饭局,还请了几位文化名流作陪,如鲁迅、柳亚子等人。

郁达夫和柳亚子都是当时有名的大诗人,就提议每人作诗两句以助兴。轮到鲁迅时,他略一寻思,提笔写道:“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众人一看,不禁连声叫好,连郁达夫和柳亚子也拍手叫绝,自愧不如,柳亚子还当场要求鲁迅把这两句诗送给他。大约半年后,鲁迅根据这两句写了一首七律,名为《自嘲》:“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郁达夫跟著名交际花王映霞的情感纠葛也是当时的一大新闻。郁达夫原来有一位非常贤淑的妻子,两人的感情一度非常融洽,然而,当遇到风情万种的王映霞后,郁达夫就控制不住了,狠下心来逼着妻子离了婚,开始疯狂地追求王映霞。

一个是浪荡不羁的风流才子,一个是风情万种的著名交际花,注定了要碰撞出耀眼的火花,因此,两人完全不顾世人的眼光,没多久就结婚了。

婚后,两人度过了一段很甜蜜的生活,王映霞还在自传里记录了每天吃饭花多少大洋,得意地说比鲁迅家里吃的好。

两人还生了三个孩子,老大叫郁飞,出自民族英雄岳飞;老二叫郁云,出自岳飞的儿子岳云;王映霞怀上第三个孩子时,郁达夫说如果是女孩就叫郁银瓶,因为岳飞的女儿叫银瓶,王映霞说如果是男孩就叫郁亮,郁达夫问为什么,王映霞说,已经有张飞和赵云两员猛将了,自然得再要个诸葛亮,才能文武双全,战无不胜,郁达夫拍手叫好。

民国头号性情中人:曾因酒醉鞭名马 生怕情多累美人

然而,这样的两个人,也注定了不能平平淡淡地相守一生。如胶似漆的一段生活过后,郁达夫又开始寻花问柳,而王映霞也不甘示弱,勾搭上了浙江省教育厅厅长许绍棣,还跟军统头子戴笠关系暧昧。

郁达夫虽然自己也寻花问柳,但对妻子的红杏出墙却极为愤怒,终于有一次,两人大吵了一顿,王映霞愤而出走。

郁达夫仍然不解气,竟然在《大公报》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对王映霞冷嘲热讽。后来,还在《毁家诗纪》中,大肆披露王映霞的种种隐私,让她声名扫地。

说实话,郁达夫的做法确实有失风度,连他的至交好友郭沫若也看不下去了,说:“我们设身处地替王映霞作想,那实在是令人难堪的事。自我暴露,在达夫仿佛是成为一种病态了。别人是‘家丑不可外扬’,而他偏偏要外扬,说不定还要发挥他的文学的想象力,构造出一些莫须有的‘家丑’。公平地说,他实在是超越了限度。”

郁达夫的一生是极其复杂的一生,既有正面,也有负面,既热情如火,又冷漠如冰,让人捉摸不透,也因此出现了很多过度美化或过度丑化的文章。